扫描二维码
关注山煤集团
微信公众号
首页 > 新闻中心 > 行业聚焦

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发挥总工程师“关键人”作用 挺起煤矿技术管理的“脊梁”

来源: 党委宣传部 发布时间:2019/6/14 17:10:31 浏览:4208

 ——山西煤矿总工程师现状分析及强化管理对策
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


      煤矿是高危行业,安全责任重于泰山。以总工程师为首的技术保障体系是煤矿安全生产的根基,是基础的基础。面对煤矿安全生产新形势,立足“科技兴安”新起点,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党组书记、局长卜昌森深有感触,他认为,“煤矿企业要搞好安全生产,必须抓住两个关键人,一个是矿长,一个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及其领导的工程技术队伍的短缺、薄弱,是安全上最大的隐患、效益上最大的漏洞、发展上最大的瓶颈”。
      鉴于此,继2018年各地陆续成功举办“矿长话安全”活动之后,山西煤监局将于今年6月18日在省会太原举办以“健全技术体系,夯实安全基础”为主题的“总工程师话安全”首场活动,旨在为全省煤矿总工程师提供交流探讨平台,凝聚推动技术革新、加快智慧矿山建设的广泛共识,对提升煤矿安全保障能力进行卓有成效的探索,激励和鞭策“关键人”切实挺起技术管理的“脊梁”,确保煤矿安全生产。
      明晰角色定位——强化“第一责任人”的使命担当
      总工程师作为防范重特大事故的重要责任人、技术管理团队的核心人、技术创新的领头人,不但要具有发现、分析和解决重大技术问题的能力与水平,同时还要肩负起领导和推动企业技术工作不断进步的重要职责。
      总工程师是煤矿安全技术管理的第一责任人。这一角色定位,决定了总工程师首当其冲要成为一名行业内的技术专家,具有发现、分析和解决重大技术问题的能力与水平;同时,又要成为管理专家和领导者,肩负起合理组织企业技术力量、充分发挥技术队伍群体智慧、集中企业各类资源优势、领导和推动企业技术工作不断进步的重要职责。
      总工程师是防范重特大事故的重要责任人。从山西近年发生的煤矿事故分析来看,瓦斯、水害、顶板仍是关键隐患,而总工程师又负有不可推卸的技术管理责任。
      一是“一通三防”仍是重中之重。山西现有煤与瓦斯突出矿井52座,高瓦斯矿井240座,占矿井总数的29.6%,尽管近年来瓦斯事故减少,但瓦斯灾害日益严重的基本局面没有改变,发生瓦斯事故的风险依然很高。总工程师作为“一通三防”的主要负责人,责任重大。
      二是水害防治形势不容乐观。山西现有水文地质类型复杂、极复杂矿井27座,占矿井总数的2.7%,尤其是资源整合矿井有851座,占矿井总数的86.1%。近年发生的沁和能源集团中村煤业“7·2”较大水害事故、阳泰集团宇昌煤业“10·19”井筒溃泥事故等警示我们,水害防治仍是“重头戏”。总工程师作为防治水工作技术负责人,肩负重任。
      三是加强顶板管理任重道远。随着矿井开采水平的不断延伸,矿山压力凸显,加之个别煤层顶板坚硬,放顶难度加大。中煤集团担水沟“11·7”重大顶板事故的发生说明,冲击地压防治已成为顶板管理的一大难题,决不能把顶板事故当成一般性的“零打碎敲”事故来看待。总工程师作为顶板支护设计的“总负责”,义不容辞。
      总工程师是技术管理团队的核心人。工程技术人员是矿井安全发展的第一资源。煤矿安全生产工作虽然重心在井下,但关键在于技术,而技术的关键在于以总工程师为核心的技术管理团队。总工程师兼任三种角色:
      一是经验丰富的技术权威。煤矿开采技术性很强,总工程师面对的所有问题都很具体、很实际,有的问题当下就要解决处理,既不能回避,也不能敷衍,没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积累,很难当机立断,正确决策。特别是处理煤矿事故,处理得及时、科学,可减少损失、减少伤亡;处理得不合理,可能扩大伤亡、扩大事故损失,甚至引发次生事故。
      二是事必躬亲的决策高手。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推进安全生产领域改革发展的意见》中明确规定,“法定代表人和实际控制人同为安全生产第一责任人,主要技术负责人负有安全生产技术决策和指挥权”。煤矿管理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的专业较多,总工程师需具备较高的管理智慧和组织协调能力,事必躬亲,协调各方,进而强管控、促生产、保安全。
      三是高效执行的专家能人。在一座煤矿特别是资源整合矿井的整个管理团队中,总工程师分管的业务风险最高、危害性最大、担子最重、工作强度最大,既要确保各项规划、方案、设计、规程、措施等科学、合理、合规且具有可操作性,还要构建科学的技术管理机制,融合各方力量,提高新组建技术团队的整体“实战”能力。
      总工程师是技术创新的领头人。随着国家深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能源革命,安全、集约、绿色、高效已成为煤炭生产的关键词。新形势新任务对总工程师提出了新要求,全面推进技术创新、提高安全生产保障能力迫在眉睫。
      一是技术创新的重要性由总工程师来体现。煤炭企业要实现持久安全、本质安全,总工程师必须在抓好现场安全管理的同时,高度重视技术创新,加大技术投入,营造创新氛围;并以总工程师为首,打好技术创新“攻坚战”,推进新技术、新工艺、新装备、新材料在本矿区落地生根,从而以技术换管理,以技术保安全。
      二是技术创新的作用借总工程师来发挥。要把牢煤矿安全生产的技术关口,必须切实发挥好以总工程师为核心的专业工程技术人员的作用,立足于查大系统、治大隐患、防大事故,不遗余力做好技术创新成果的转化,筑牢防范重特大事故发生的技术防线,有效杜绝重特大事故的发生。
      三是技术创新的远景靠总工程师来谋划。总工程师不仅要抓好瓦斯治理、水害防治等具体工作,还必须立足当前,着眼长远,既要敢说“不能干”,还要思考“怎么干”。总工程师要顺应机械化、信息化、自动化、智能化发展的大趋势,瞄准“少人则安、无人则安”“机械化换人、自动化减人”的方向,心无旁骛推动技术革命和科技创新,积极稳妥推进智能化矿井建设。
      坚持问题导向——为总工程师队伍建设“把脉”
      通过现状分析看差距,透过事故分析找漏洞。尽管总工程师队伍中存在着年龄结构不够优化、能力素质待提高等问题,但是整体受教育程度较高,专业背景大多为煤矿开采相关专业,加之丰富的管理经验、较高的专业技术,使得山西煤矿安全生产形势从2012年至今保持了持续稳定好转的可喜局面。
      从上述分析不难看出,总工程师队伍的素质如何,直接关系煤矿安全生产的水平和质量,决定煤矿能否安全、持续发展。为实事求是摸清总工程师现状,进而有针对性地促进总工程师更好地发挥“顶梁柱”作用,近期,山西煤监局结合监察执法情况,一方面,对全省正常生产建设煤矿的总工程师现状进行摸底调查,从年龄结构、文化程度、专业背景等方面进行详细分析研究;另一方面,针对近年来全省发生的煤矿重特大事故情况,就总工程师履职尽责情况进行调研分析,结果喜忧参半。
      通过现状分析看差距。
      喜的是,山西煤矿企业总工程师队伍中,绝大多数人受过正规的煤炭专业院校教育,所学为煤矿主体专业,具备良好的专业背景;平均年龄中等偏大,具备较充沛的工作精力、较丰富的工作经验;均从井下区队一步步成长起来,有丰富的现场管理经验和较高的专业技术能力。
      忧的是,总工程师无论年龄结构,还是能力素质,都存在不尽如人意之处。
      一是年龄老化,青黄不接。在调查的841名煤矿总工程师中,年龄55岁及以上的有110人,占比13%,高于平均比例的有朔州、忻州、晋中、阳泉、大同5个地区。其中,朔州辖区煤矿企业74名总工程师中,50岁以上的有63人,占比85%。他们除担负安全技术管理工作外,还要经常下井跟班,许多总工程师深感体力精力严重透支,急需补充新鲜“血液”。
      二是专业水准参差不齐。国有重点煤矿和地方煤矿、本部煤矿和资源整合煤矿总工程师专业水准两极分化现象严重。省属国有重点煤矿集团和央企所属矿井的总工程师在解决难题、发表论文、科技攻关、创新管理等方面明显强于地方煤矿企业,大集团的本部矿井总工程师业务水平明显高于整合煤矿。
      三是创新动力不足。从统计结果来看,仅一成多总工程师发表过安全生产技术成果或获得过集团公司以上科技成果表彰,且多数集中在国有重点大企业,发表的成果也大多针对某一方面的具体问题,存在“有高原缺高峰”“重数量轻质量”现象;一些影响和制约企业安全发展的重大课题应由总工程师承担和研究,却被搁置以致成为“盲点”。如山西煤矿瓦斯和水患比较严重,但在科技治理方面,至今没有形成效果显著、值得全国推广借鉴的模式。
      四是岗位职责定位模糊。部分煤矿未明确总工程师对矿井开拓布置、四量平衡、技术革新等内容的技术决策权和指挥权。有的总工程师兼任环保、基建、矿井证照手续办理、村庄搬迁甚至“双创”等工作;有的总工程师把重点放在了证照手续的办理上,整天东跑西颠,“不务正业”。
      五是排位靠后或“无位”。总工程师在领导班子排名中普遍靠后,有的企业明确总工程师在领导班子中排“最后一位”,地方煤矿主体企业则大多尚未将总工程师列为领导班子成员。如大同地区调查的50名总工程师中,在领导班子中排前3名的仅2人,排第4名至第6名的19人,未明确排序或不在领导班子之列的20人。有的企业领导班子按面子、资历排序,不以岗位为要,任职时间长则排名靠前。
      六是技术指导与安全生产“倒挂”。煤矿企业实际运营过程中,普遍存在轻技术、重生产的现象。先定生产任务,总工程师与其带领的技术部门和技术人员疲于为生产“想办法”,甚至“开绿灯”,技术指导生产说在嘴上、写在纸上,就是落实不到行动上,技术指导和生产实际“倒挂”严重。煤矿企业在灾害治理工作与生产发生矛盾时,往往是灾害治理给生产让路。
      七是技术工作者缺乏荣誉感。总工程师除领导班子排名靠后外,政治待遇低、话语权不够、缺乏行政权威,处于被淡化弱化边缘化的尴尬境地。与其他副职领导相比,总工程师付出辛苦多几倍,待遇却大多低于同级管理人员,导致这一重要职位成了“烫手山芋”。有的企业对总工程师的提拔仅仅反映在岗位调换上,让其分管财务、后勤、器材便等同于重用。副总工程师顶替了这个出力不讨好的角色,大多都在等待下一轮的调换。
      八是责任与权力不对等。总工程师是煤矿技术第一责任人,但是,既不管人员调配,也不管资金分配,“话语权”不足,对技术人员的任用也缺乏主动权和决定权,对队组的管理和制约有限,在一定程度上造成执行力下降,最终导致只能以保安全底线的最低标准来开展工作。
      透过事故分析找漏洞。
      喜的是,作为煤炭大省,进入新世纪以来,山西煤矿安全生产形势在经历2001年至2007年的事故持续高发、2008年至2011年的明显好转之后,从2012年至今持续保持了稳定好转的可喜局面。2018年,全省共发生煤矿事故28起、死亡30人,同比分别下降3.45%、53.13%;全省煤矿百万吨死亡率为0.032,杜绝了较大及以上事故,煤矿事故死亡人数、百万吨死亡率、较大事故、重大事故实现了“四个大幅下降”,创出历史最好水平。
      忧的是,从2009年以来山西煤矿发生的重特大事故调查分析来看,在技术管理上还存在较大差距和漏洞。2009年至2018年,全省煤矿发生重特大事故12起、死亡247人,其中瓦斯事故5起、死亡135人,分别占重特大事故总起数和总死亡人数的42%和55%;水害事故5起、死亡91人,分别占重特大事故总起数和总死亡人数的42%和37%;顶板事故1起、死亡10人,分别占重特大事故总起数和总死亡人数的8%和4%;CO中毒事故1起、死亡11人,分别占重特大事故总起数和总死亡人数的8%和4%。
      据对重特大事故原因统计分析,12起重大以上事故均有人为的因素,主要是技术管理不到位造成的,总工程师和以总工程师为首的技术管理团队难辞其咎。
      一是通风系统隐患和问题严重。有的矿井通风系统不完善、不可靠,违规串联通风、无风微风作业,违规启封密闭。比如星光煤业“8·24”、介休鑫峪沟东沟煤业“12·27”事故均存在作业区域微风、无风造成瓦斯积聚,作业产生火源而导致事故;盂县辰通煤业更是私自打开采空区密闭,在积聚有大量瓦斯的采空区内违法组织生产,造成煤电钻电缆短路产生火花而引爆瓦斯。
      二是瓦斯防治能力不足。瓦斯仍然是煤矿安全生产的“第一杀手”。但对瓦斯防治的认识参差不齐,有的思想麻痹、心存侥幸,以致瓦斯防治工程该上的不上、钻孔该打的不打、瓦斯该抽的不抽;有的管理松懈,瓦斯检查制度不落实,假检漏检,甚至对瓦斯超限不在乎、冒险作业,最终酿成瓦斯事故。
      三是地质资料不全不实。资源整合矿井普遍存在地质勘察不详、图纸资料不实、开采条件不明、隐蔽致灾因素不清的突出问题,老空水威胁严重,而且采掘过程中对断层等地质构造超前探查不细致、不准确。如金海洋元宝湾煤业在未详细查明井田采(古)空区情况下,没有采取针对9号煤层的探放水措施,6103回风顺槽掘进致9号煤层老空高压水突破顺槽与钻场交会处底板,冲淹巷道,造成人员伤亡。
      四是探放水流于形式。有的煤矿对防治水工作认识不全面、不深入、不透彻,探放水制度不落实,“三专两探一撤”措施不执行,钻孔施工不到位,甚至是不施工,物探资料造假。如襄垣七一善福煤业公司布置12-2皮带巷时,在已查明原兴安煤矿历史上越界开采,存在采空区积水威胁的情况下,未进行探放水,并在出现明显透水征兆时,未及时撤出人员,采空区积水突出,冲淹巷道,造成人员死亡。
      可见,技术管理薄弱、专业技术人员短缺;总工程师在涉及重大安全问题上缺乏技术指挥权和决策权;从设计到施工,往往是不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技术措施在层层落实中最终落空等,是当前煤矿安全管理最大的漏洞和隐患。
      回应时代命题——让“关键人”发挥关键作用
      要实现煤矿安全生产目标,既需要煤矿总工程师倒逼自己,来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又需要企业重视,多措并举为总工程师助力,同时还需要煤矿监管监察部门主动作为,积极探索激发总工程师和其技术管理团队内生动力的方式方法,为煤矿企业构建技术体系提供强有力的支撑。
      纵观山西煤矿安全生产形势,“稳中有忧、忧中有险”仍是主基调。要实现煤矿安全生产目标,既需要煤矿总工程师自我加压、直面挑战,充分发挥其在技术管理中第一责任人的关键作用;也需要煤矿主体企业和煤矿企业对技术管理工作给予鼎力支持,为总工程师干事创业助力;还需要煤矿安全监管监察机构持续发力,督促煤矿总工程师履职尽责,高扬技术之帆,让煤矿这艘航船行进得更安全、更平稳。
      倒逼自己,来一场深刻的自我革命。新形势呼唤新担当新作为,总工程师要主动适应新形势新要求,自我加压,自我发展,不断提升综合素养。
      一是锤炼担当精神。要有“时不我待”的担当意识。牢记组织重托和矿工及矿工家属的期盼,切实增强使命感和责任感,把为煤矿保平安、为矿工谋幸福作为矢志不移的政治责任和精神追求,主动担当作为,守土有责、守土负责、守土尽责。要有“舍我其谁”的勇气。在重大技术问题上,坚持深入实际调查研究,不盲从跟风,不固执己见,实事求是做出理性判断,并提出针对性解决方案;在执行技术政策、规章制度上既要勇于坚持原则,又要敢于承担责任。要有“责无旁贷”的担当。要坚守底线,不碰红线,既要善于说“行”,还要敢于说“不”,敢于碰“硬”、敢于涉“险”。要严把技术关,细审各类设计规程措施、评价等,保证科学、合理、有效地指导生产。
      二是锤炼管理能力。要在完善自我上“提速”。总工程师队伍最大的优点是专业化,最大的缺点是“太专业”。总工程师要在工作中学习,以学习推动工作,不断提升综合素质能力的同时,注重改进工作方式方法,提升与主要领导沟通交流、与平级班子成员协调合作、与技术人员和谐共事的能力。要在事故防治上“加码”。必须对瓦斯煤尘爆炸、内外因火灾、窒息、突水、大型冒顶、运输、机电等突发事故处理做到了然于心。同时,要组织技术骨干,破解矿井生产建设、安全管理的重点和难点问题,切实守住、把牢煤矿安全生产的技术关口,杜绝重特大事故的发生。要在科技创新上“攻坚”。要开阔视野,主动跟踪国内外煤矿发展趋势,及时掌握本行业新技术、新工艺、新设备、新材料的发展动态,规划建立多元化科技投入、成果转化应用、战略性研究布局及科技创新体系。要在健全管理体系、完善创新机制上下功夫,优化创新环境,把工作与科研结合起来,边做课题边实践,从实践中产生课题,以课题促进实践。
      三是锤炼坚强团队。要织好“责任网”,建章立制到位。要突出“全”字,不断完善规章制度和工作流程,构建严密的管理体系,堵塞技术管理中的漏洞,确保全矿、全员、全方位、全过程纳入管理范畴,有章可循、有规可依。要打造“执行力”,执行落实到位。要突出制度的“刚”性,抓住明责、分责、兑责、追责四个环节,动真碰硬,真抓严管;要对目标进行细化和量化,充分激发团队每个人的潜力;要打造团队执行力文化,用优秀文化统一全员思想,增强团队凝聚力。要用好“指挥棒”,激励约束到位。将严管与厚爱结合,出台鼓励激励、容错纠错、能上能下机制,营造想干事、能干事、干成事的浓厚氛围,使技术人员在科学的考评中释放潜能,在合理的期许中自觉行为,在正确的导向中不断奋进,凝心聚力推动煤矿高质量发展。
      企业重视,多措并举为总工程师助力。煤矿企业董事长和矿长要重视加强以总工程师为首的技术管理体系建设,尊重总工程师的首创精神,支持总工程师积极而富有成效地开展工作,促进其作用发挥到位。
      一要有“位”,树立总工程师的技术权威地位。煤矿企业要创造条件,解决好总工程师的政治待遇、晋升渠道等“后顾之忧”,使总工程师潜下心来抓技术;切实发挥总工程师首席技术专家的重要作用,树立总工程师在矿井技术性、系统性以及灾害性安全和总体安全评价上的绝对权威;着眼于查大风险、治大隐患、防大事故,筑牢预防重特大事故的技术防线。
      二要有“权”,赋予总工程师足够的技术决策权。董事长和矿长要重视以总工程师为首的技术管理体系建设,赋予总工程师在技术人员任用等方面的“话语权”。支持总工程师突出抓好技术管理制度建设,建立健全技术管理机制,严格重大安全技术问题审批管理。坚持正确的用人导向,支持总工程师建立和带出一支爱岗敬业、业务精通、素质优良的专业技术人才队伍。
      三要有“为”,凸显总工程师的技术引领职能。董事长和矿长要高度重视技术创新工作,加大技术项目、资金的配套支持和技术装备的投入,围绕矿井生产建设给总工程师压担子、交任务,为总工程师聚精会神开展技术创新奠定良好的舆论与制度支撑。特别要鼓励总工程师抓住煤矿安全生产重大隐患和系统性风险,紧盯影响和制约企业安全发展的重大课题进行科研攻关、综合施策,切实把好煤矿安全生产的技术关口,坚决杜绝重特大事故的发生。
      主动作为,为总工程师激发内生动力聚力。作为煤矿监管监察部门要主动作为,在监管监察执法中,积极探索激发总工程师和其技术管理团队内生动力的方式方法,使其充分发挥自身优势,为煤矿企业构建强有力的技术支撑体系。
      一是搭建一个平台,即搭建学习交流平台。通过加大安全培训力度,不断为总工程师“壮骨补钙”,进一步提升总工程师担当重任的能力和水平;强化法治理念教育,为总工程师“撑腰打气”,依法依规组织生产,按技术标准要求作业,敢于抵制违法违规行为;组织开展“总工程师话安全”、专家讲座等活动,使总工程师有机会、有平台相互切磋,提高技术管理水平;在监管监察执法过程中,采用“服务为先,专家会诊”的方式,邀请有经验的工程技术人员一起参加检查,靶向发力,现场教授,有效促进辖区煤矿安全生产保障水平提升。
      二是把握一个重点,即总工程师作用发挥这个重点。在监察执法的过程中,经常提醒和督促煤矿企业提升总工程师的地位,真正落实总工程师的技术决策权及行政“二把手”的权力;进一步细化、厘清总工程师分管的职责,做好法律法规有关规定的有序衔接,落实好总工程师安全生产技术决策和指挥的责任;进一步鼓励总工程师及其技术团队加大自主创新力度,运用新技术、新工艺、新材料、新设备,提高煤矿安全生产水平。
      三是完善一套机制,即对总工程师的考核评价机制。针对目前煤矿普遍存在的工程技术人员水平参差不齐的状况,加大对总工程师的考核考评力度,对不称职人员及时提出调整岗位建议,“倒逼”滥竽充数者退出总工程师岗位,并鼓励煤矿企业选拔年轻、优秀的人才充实到总工程师队伍中来。同时,加大责任追究力度,对履行总工程师职责不到位的,对所涉及的重大隐患排查治理不到位的,一律从严从重查处,倒查问责总工程师及工程技术人员。(来源:《中国应急管理报》山西煤矿安全监察局)

Copyright © www.shanxicoal.cn
晋ICP备14004849号
扫一扫加关注